华新丽华集团:“焦师父”焦廷标成就光通讯领导势力

台湾电线电缆业界的龙头企业集团华新丽华,正转型成为一个光通讯企业集团,并大步发展在大陆的事业。

华新丽华创始于1966年,“华新”一名的由来,是取中华电线的华,嘉新水泥的新。当时嘉新水泥的翁明昌投资300万元新台币,太电集团(含中华电线)孙法民(太电董事长孙道存之父)投资2,100万元新台币,现任华新丽华董事长焦佑伦的父亲焦廷标则投资200万元新台币。当时谁也没想到,华新会在焦廷标的手上壮大起来。中间,孙法民的一家运输公司“丽华海运”也并给了华新。焦廷标接手的丽华海运,当时很多人都不想经营。太电孙法民当时也没想到,华新丽华今日会超越太电。

 焦师父纵横股市

由于焦廷标在股市纵横,多有获利,股民就称他为“焦师父”,但他却表示,其实自己是从小操作员做起的,当过工头,多年来培育出不少电线业徒弟。

1977年,焦廷标得了肝病,群医束手无策。1986年,焦廷标病况加剧,不得不第一次交接集团决策权。当时,老大焦佑钧以不到28岁的年龄,接掌华新丽华这家已经上市十多年的“老公司”,成为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

然而,在12年每天喝猪肉汤、吃苹果、找生物疗法之后,1989年,焦廷标在交棒3年之后,居然奇迹般地病愈了,到2001年身体更完全恢复正常,每天都能准时到公司上班。

华新丽华集团从创立至今,资本成长上百倍。数字概念很强的焦师父,能够很清楚地念出一串数字:“华新创立时资本额3,000万元(新台币),我接手时1.2亿元,生病时7.8亿元,交给孩子时18亿元,病中又到了345亿元。”

焦廷标有不借钱做生意的保守哲学。他们集团秉持“有1块钱做8毛钱生意”的经营理念,财务向来保守,手上常有上百亿的资金。焦廷标的二儿子焦佑伦刚从美国留学回国接董事长时,曾经问过焦廷标:“我们为什么不负点债?”还举了王永庆等著名企业家借债做生意的例子。焦师父却回答说:“你又不是王永庆。”由于焦廷标的坚持,华新丽华一直保持低负债、高现金的集团财务做法。

焦廷标有4儿1女,在集团中分别掌握几个不同的领域。目前由老大焦佑钧掌华邦电子、老二焦佑伦掌华新丽华、老三焦佑衡掌华新科技和瀚宇博德、老四焦佑麒则负责瀚宇彩晶,4兄弟各自负责一个领域。至于女儿焦佑慧则协助父亲焦廷标看紧集团旗下投资公司的财务操作,是焦家第二代与股市关系最密切的一位,也是焦师父的得力助手。

华新丽华集团在朝向光通信进军的过程中,拟定了4大核心,刚好由4名兄弟分别掌管。华新丽华集团4大核心次集团,分别是半导体产业(华邦电子)、被动组件系统(华新科技、瀚宇博德)、光电产业(瀚宇彩晶)以及基础材料产业(华新丽华)。

  光通讯大陆布局

焦师父在接受台湾《联合报》采访时曾表示:“我希望他们4兄弟发挥读书的精神,好好工作,只要热心、肯做事、有想法,企业就经营得好。”另外,焦廷标常对儿子说,“做大不如做小”,“手中要有应急钱”。

今年86岁的焦师父,病后老当益壮,但他选择不再复出,只担任华新丽华的荣誉董事。这是焦师父不同于其他第一代企业家的睿智之处。同为1917年生,今年86岁的和信集团台泥董事长辜振甫、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以及今年76岁的长荣集团董事长张荣发、73岁的富邦集团董事长蔡万才、71岁的力霸集团董事长王又曾,都还站在集团的第一线,这是他异于他人之处。

也许是经过12年大病后的豁然体悟,他说,“电线业初期好到一年可以开一个厂,”可是“容易来也容易去”,升官也好,发财也好,太容易是没有好结果的。

华新丽华集团大陆的投资也脚踏实地。华新之投资大陆生产电线电缆介入甚早,从1992年就开始了,目前有14个电缆厂,沿长江流域分布,2000年,华新丽华大陆厂的年收入超过台湾,去年,大陆厂年营收超过140亿元新台币,台湾厂超过177亿元。提到大陆电缆的发展,焦师父说:“在铜芯电缆方面,台湾全长不过300公里,大陆至少有3,000公里要铺,但是大陆线缆的价格不太好。大陆讲求光纤到户,但是竞争对手相当多。”

华新目前在南京、上海、武汉3地都设有光缆厂,其中仅南京的“华新藤仓光通讯公司”去年就生产光纤150万公里芯,今年可望达到240万公里芯的规模。每个月这家企业的净收入接近2亿元新台币。去年公司光通讯产品已占全部赢利的三分之一。

华新丽华集团正秉持焦师父的风格,向前稳定迈进,华新也正打算在B股挂牌上市,华新的光通讯布局力量,正要发挥。

文章转自2003年的东方企业家

PCB工厂业务,记录自己在学习和工作中的经验总结,关注互联网及科技产业的发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